【 願我們都尊祢的名為聖—— 同在導向的教會 】

( 作者:台北靈糧堂 周巽正主任牧師 )

經文:詩一O三7;出卅三12~16;太廿二36~40;約壹四7~12、16~19

今年教會的目標是「對齊 跨越」,而禱告是與神對齊最好的方式。今年一月起,我們開始談論主禱文,

從「我們在天上的父」,我們分享到,我們所禱告的對象是我們的阿爸天父,且祂渴望在禱告中與我們相遇;二月我們談「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」,意思就是藉由敬拜讚美重新讓神成為我們生命中的首要和唯一,因為唯有我們與神的眼光對齊,我們的禱告才會合神心意。延續著這一個主題,我們要進一步來談「願我們都尊祢的名為聖」,這裡的「我們」指的是教會,我渴望在這個全新的季節裡,台北靈糧堂能成為一個「同在導向」的教會,讓我們學習一起來尊主的名為聖。

一.祂向摩西指示自己的道路 詩篇一○三篇7節(新譯本):「祂向摩西指示自己的道路,向以色列人顯明自己的作為。」摩西和以色列人最大的差別,在於以色列百姓渴慕神的作為,卻沒有渴望認識神自己,他們只想要神在自己有需要時施行拯救,卻對神本身沒有太大的興趣,僅讓神蹟、奇事、異能成為他們人生的目標;摩西卻完全不是如此,他渴慕神不只做他的救主,更成為他生命的主宰、全部和唯一,他的目標、他所追求的始終都是神榮耀的同在,是神自己,所以神向他指示自己的道路。神卻不只渴望向摩西顯明自己的道路,在出埃及記十九章中,神說:「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,帶來歸我……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,為聖潔的國民。」神的渴望是:「每位以色列百姓都有祭司的身分,整個以色列能成為祭司的國度,進而帶領列國萬邦歸向神」,今天我們也渴望看見神的國大有能力地進到社會跟國家,帶下真實的翻轉,如同主禱文接下來提到「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」,但在這之前,耶穌先教導我們「尊主的名為聖」,他再三告誡我們不要像外邦人一樣只定睛為自己的需求禱告,為什麼這件事這麼重要?

二、應許之地與神的同在 出埃及記卅二到卅三章記載了一個國家型的危機,當時摩西在西乃山上停留了四十天晝夜,百姓在山下等不及就造了金牛犢來膜拜,引發神的烈怒,想要將他們滅絕,雖然因著摩西的代求而危機解除,但接著,神卻表示要差遣使者引導他們進入應許之地,神自己則不願意與以色列人同去。對摩西來說,這才是真正的危機。
對我們而言,神的這個提議有時聽起來可能沒有那麼糟,畢竟應許之地最終還是到達了,我們來到神面前求平安、順利、發大財、孩子的學業和婚姻……,如果今天神說:「這些東西我都應允你,只是我不與你同去。」,很多人可能也可以接受,如果今天你所祈求的都會實現,那麼神有沒有和你我一起去,會有差別嗎?不知不覺中,我們的目光和焦點只專注在我們的「應許之地」,可能是你的異象和夢想、需要或甚至是使命,我們所求的仍然和信主前一樣,是神的作為和祝福,那我們其實是在尊應許之地為聖、讓夢想與異象成為生命中的偶像。出埃及記卅三章12~16節,摩西對神說:「如果祢不跟我們同行,我就不去了,我就不要祝福,不要應許之地,我也不要興盛,不要平安,我不要這些東西。」對摩西來說,「神不同去」才是真正的災難,他的回應深深滿足了神的心,如果我們不能明白為什麼,就不會知道神要的是什麼,神真正要的是「關係」!舉例來說,如果你正準備出發去新婚蜜月旅行,你都計畫好了、你們要去一個很美、流奶與蜜之地,但出發前你的另一半卻突然生病,你會隨便找另外一個人一起去嗎?如果從關係的角度來思想,重點從來都不是「去」到應許之地──因為摩西最後並沒有進到應許之地。我們可能會為摩西打抱不平,因為我們認為的獎賞是應許之地,但對摩西來說,從頭到尾他要的都是神同在。因此當後來神回應他「我跟你們同去」,換一個角度來說,禱告蒙應允、第二個國家型危機也解除了,摩西卻沒有離開去慶祝,他仍停留在神的同在裡,他所渴望的是神自己,因為我們最終要跟隨不是異象或應許,祂才是我們的目標和渴望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(待續,摘自: 期刊 – 2021靈糧誌6月號)